姚监复:苏联共产党就是新阶级——德热拉斯对苏共亡党的另种解读

  德热拉斯1958年预言苏共必亡

1991年苏联解体、苏共解散,没有苏联公民和苏共党员为挽救党和政权而战斗,对25年前的这场历史悲剧有各种解读。值得重视的是南斯拉夫的德热拉斯早在1958年的《新阶级》一书中,就预见了这场悲剧将出现的必然性,因为苏联共产党已异化为新的剥削阶级。

南斯拉夫原共产党领导人米洛瓦•德热拉斯的《新阶级——对共产主义的制度的分析》1958年出版了英文版,1963年北京的世界知识出版社出版了陈逸译的中文版。作为反修斗争批判现代修正主义思想的内部参考书,灰色封面。但是,这本书起到了启蒙读者的作用,从作者严谨、深刻的分析中,认识到苏联共产党取得政权后已异化为新的统治和剥削阶级,最后“必然会使自己遭到失败和可耻的毁灭。”(《新阶级》1963年中文版,第60页,世界知识出版社)

《新阶级》一书的若干论点

——苏联共产党取得政权后,为了建立自己的经济秩序和控制社会的权力,逐渐形成了一个新的剥削阶级和统治阶级,

——苏联新阶级的社会根源出自无产阶级。苏联共产党对阶级斗争和无剥削的共产主义社会的宣传,符合大部分工人及贫农阶级的利益、信念和命运,取得政权后利用和控制这些无产阶级进行生产。

——苏联共产党以无产阶级的名义,以社会财产公有制和集体所有制方式,对社会、财富、知识、思想进行垄断。这样,一个新的剥削阶级和统治阶级就从原来被剥削阶级中产生了。

——苏联新阶级通过企业国有化、农业集体化、价格垄断化和税收管控不公平化等方法毁灭私人所有制,取得社会财产权、社会特权和社会意识形态控制权。

——苏联新阶级的社会特权表现为:党政官僚以国家和集体名义来行使行政权,随意侵占和支配社会财富,包括规定国民收入,主观指导经济发展方向。党政官僚按地位高低,分享有等差的特权。

——苏联新阶级用表面上社会财产所有权的集体形式,掩饰了社会财产所有权官僚化的实质,政治官僚利用、享受、存储收归国有的财产。这给新阶级戴上了假面具。

——苏联新阶级的社会意识形态控制权表现为,使用极权主义权威,把政治上的不许异说扩展到全部人类思想史,布尔什维主义的教条主义,实在也是一种宗教,封闭了人类自由思考。凡与斯大林的需要及观点不合的,他一律宣布为“敌对的”,加以禁止、垄断一切思想,塑造意识,窒息、压制一切深刻的富于创造性的东西,迫害有创造性的人们。思想之专制统治,是最残酷的专制统治形式。给民众灌输一种没有苏联共产党,社会将解体、混乱、毁灭的虚幻的恐怖假象。

——苏联新阶级将革命时期的暴力手段延续到执政后,并变为暴虐性专制手段。宣传共产党主义信念,号召消灭阶级,最后只能制造一个拥有空前绝对权威的新阶级。用“共产主义这个目的好,手段一定对”来哄人,每种暴政都拿理想的目的开脱罪恶,替自己掩饰,但从来没有任何一种暴政达到过伟大的目的。绝对暴虐,不择手段,同共产主义目标之大而无当性、不现实性相一致的。

——苏联共产党在搞革命时,党籍表示着一种奉献和牺牲。革命胜利后,党籍成为了进入新阶级的通行证,意味着一种特权的统治和享受。一变而为庸庸碌碌的无耻之徒与干枯公式的愚蠢卫护者。处心积虑的谎言、谄媚、污蔑、欺骗与挑拨,已成为这个新阶级的黑暗、残忍与无所不包之权势的必然伴随者。

——苏联新阶级的计划经济是人类社会史中最浪费的经济制度,侵占贪污似乎不属于任何人的国家财产,毫不含糊,好像是他们自己的;而挥霍浪费国家财产,又毫不心疼,好像是属于别人的。

——苏联新阶级是最无耻、最贪婪的阶级,其奉行的当代共产主义的实质是集权国家资本主义,是最坏的资本主义。

——苏联新阶级把国家机器当作暴力工具,将立法权、司法权和行政权独揽一身,党对社会的控制,政府、政府机构和党的三位一体,党把新阶级、政府、所有权和思想意识在它的内部统一起来。把国家主要当作一种武力、暴政的工具,所以不能成为一个法治国家。新阶级的共产主义政权是政府和人民间一种潜在的内战形式。按自己的利益需要设计法律,成为官僚、专制和腐败的根据。

——新阶级证明,马克思主义在西方正在死亡。在东方只剩下形式主义和教条主义。

——苏联共产党就是新阶级,当代共产主义就是新宗教。

德热拉斯认为,必须使当代共产主义被它自己的阶级成员所鄙视,必须使参与这个革命的最有头脑的人们领会到苏联共产党是一个剥削阶级,它的统治是不合理的。最近的将来谈不到国家的消亡、各尽所能、各取所需的共产主义社会。新阶级正在使用以达其目的及其统治的各项手段成为荒诞、不人道、违背它的伟大宗旨——甚至背弃这个阶级。这样,新阶级内部会出现动摇与裂痕,而且也无法遏止。

无论如何,世界总是要变的,走向统一、进步与自由。现实的力量与生命的力量比任何暴力更为强大,比任何理论更为真实。这个新阶级退出舞台,这一天是必然要到来的,(《新阶级》中文版,第60页)

1991年的苏东剧变证实了德热拉斯1958年的预言。

1965年毛泽东指出:官僚阶级是革命对象

1917年苏联共产党领导十月社会主义革命,夺取政权之后,74年,1991年苏联解体,苏共亡党时,无一人捍卫党和政权的内因,正是德热拉斯早在1958年预言的苏共党员认清了苏联共产党已异化为新阶级,不再代表人民群众和广大党员的利益,只代表党政官僚特权阶级的利益。因而,广大党员抛弃了苏共,而不是苏共开除了这些党员。正是苏共自己毁灭了自己,是自杀,不应该埋怨党员不保卫党。

值得指出的是,早在1965年毛泽东在陈正人关于一拖的四清报告上批示:“官僚主义阶级与工人阶级、贫下中是两个尖锐对立的阶级,这些人已经变成或者正在变成吸个人血的资产阶级分子……这些人是斗争对象,革命对象。”

当苏联共产党变成毛泽东指出的这种官僚主义阶级、吸工人血的资产阶级分子时,苏共党员把他们作为革命对象加以抛弃的行动,符合历史发展规律和人民愿望,就是正义的正确的,绝不应保卫这样的新剥削阶级。

历史的教训值得总结、借鉴和深思,必须哀之、鉴之,而避免哀之、说之而不鉴之,最后会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

2016.11.27

One thought on “姚监复:苏联共产党就是新阶级——德热拉斯对苏共亡党的另种解读

  1. 历史的教训值得总结、借鉴和深思,必须哀之、鉴之,而避免哀之、说之而不鉴之,最后会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